Su软。

小女子不才,未能用98K一枪打爆公子心上人。

明天就去军训了,我就是想来扯扯淡。

今年暑假刚入的OP圈,中考之前就对OP特别感兴趣,但碍于学业并没有多了解。但是后来发现OP圈的太太都是天使啊。

首先是这个 @棕榈兽
这个智障是我在马艾圈聊得最好的,可能是因为年龄相同的?毕竟马艾圈的太太好像都已经大学毕业了,我俩才初中毕业×她话多是我喜欢的类型,完美地拯救了我这个话废。喜欢和这傻逼聊脑洞,然后有空的时候就写写,自己写的所有的文都是和她聊出来的。而且是最喜欢催更的一个,如果没有她我可能那篇海军×海贼的都没有完结。还会画画,马哥,艾斯,天谷画得都特别好看。我怎么都学不会,太气人了!!!!虽然给她挖了很多坑,但还有好多梗没写×啊哈哈哈哈哈吊你胃口真好玩。呐,以后怎么说也要见上一面的吧。

@一酿
讲真,阿一是我在马艾圈勾搭的第一个太太。大佬在我心中的形象一般都是特别高冷???可没想到,阿一又傻又亲近,特别温柔,就跟邻家大姐姐一样。喜欢和她一起唠嗑还有.......看极限挑战!!!!!孙红雷大叔真搞笑w阿一的简笔画画得好而且还会写文,很棒的姐姐w

@阿渡頭大丈夫?  @Fly
俩台湾太太我就一起艾特吧×说真的因为两个人的画画得都太好了,所以不怎么敢搭话,超怂×但是我记得当初发了一篇萨艾的文就被两个太太翻牌子了真的很开心!!!记得阿渡好像还在评论区里留言了,可能这就是写下去的动力吧。后来戳小窗的时候真是一点也不高冷的!!!还记得有一次在群里皮了一下改了个名片差点被飞君踢掉×两个太太都特别可爱,不像别的圈里的太太,扩了以后根本不理人,单纯扩小粉丝的吧??这种太太我只会立马解关。之前不能爬墙但是特别想看一个本子,解压密码就是找不到!后来还是麻烦了飞君和阿渡,不过没想到真的会帮我找密码,超级感动w飞君的手要快点好起来哇!♡

@一队长不会啾啾啾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但是第一次遇见小白好像是在一个语c群。是个萨波,我当初刚入OP语c随便皮了个女帝后来就后悔了×女帝的性格一点也不符合我!!!当时特别慌×可还好有个帅气萨波跟我小窗普及了女帝的性格还分析了一波当时特别感激。后来就没怎么说过话了,但后来在马艾tag上看到了一个海绵宝宝头像的太太我就想会不会是你,毕竟你QQ头像就是这块海绵!后来真的被我猜对了。记得那天发生了件不愉快的事我就发了条抱怨的说说你第一个安慰我!当时吧心情真的好了一半,是个超级暖的人w

@Smile
傻一,和我差不多大吧好像。喜欢和她一起聊萨艾w很可爱,也很努力写文。画画特别好,我羡慕死了。其实呢,有的时候不要把自己看得太低,你也是很棒的,不用自卑!还有,性子不要太软,不然会有坏人欺负你的!硬气一点,谁欺负你你就给我打回去——就算不打也要给我整死他。

@阿歧
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还是很感谢。给我画人设,而且画得超级可爱!!还给我传授高中的学习方法。成绩很好的小姐姐,还会刻章???其实我感觉这玩意很神奇,那么硬的石头真的刻得动吗?其实这么久了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
“妈妈陪我上学!!!”

——————————
好了,就这么多吧。这个暑假我过得真的很快乐,因为有大家。上面的太太都是珍宝哦,希望OP圈的小可爱们好好对她们。不然我就...×××挥拳头×××

中考的成绩虽然不错,而且考进了重点高中,但是里面全是精英还是有点怕。所以我得更加努力了,就当为了梦想吧!!!我想考复旦然后出国深造。以后上线的时间不会多所以不会更文了,只有在假期会更一些,取关随意哦。

想要妈妈陪我上学。×××

我怕不是有开学焦虑症。

要去新班级啊全是不认识的。好烦×

被屏蔽了*
图片版来一波*

【马艾】自由。5

#囚禁梗
#ooc致歉
#海军中将马尔科

*
马尔科将把艾斯放走了。

当艾斯踏出密室的那一刻他真的有一瞬间的恍惚。金色的阳光照在身上时他却感不到一丝温暖,可这不是他想要的吗?在密室的那些天里,每天都希望看到光。可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他好像并不是那么快活,心里好像缺了点什么。当他回过头时,马尔科已经不见了。

他获得了自由。
可他并不快乐。

当艾斯回到莫比迪克上时所有人都惊讶不已,一瞬间都围了过来,上下打量着艾斯。他们的二番队队长此时正好好地站在他们面前,除了衣服有些脏以外其他地方完好无损,不像是经历过一场战斗的样子。

“艾斯队长你这些日子都去哪里了?”

终于有人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艾斯愣了一下随后勉勉强强扯出一丝微笑。

“没什么,我也记不清了。”

热闹的宴会上,望着桌上的美酒,丰盛的食物,可艾斯一点食欲也没有。

他一直不敢直视自己的内心,他明明很爱马尔科。一开始他只是单纯认为马尔科是个占有欲极强的变态,但他的语气温柔得就像四月的微风。马尔科总能一把掐住艾斯的脆弱,左右他的理智。

一昧地退缩。
这可不像你。

“怎么又回来了?”马尔科倚着门框,双手环胸,英俊挺拔地不像话。

“那你为什么要放我走呢?”

艾斯站在桌前,耳根泛起一丝红晕。他不想逃避了,他想坦率地表达自己对马尔科的心意。同时他也在害怕,他怕马尔科对他只是抱着玩玩的态度。

即使对方,是个海军。

“你不是渴望自由吗?”

语气波澜不惊,当艾斯抬头的时候看到的还是马尔科那双冰冷的双眸。但他好像从中看出了一丝无奈,仿佛这样的问题很令他困扰。

“一开始我是这么想的。明明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束缚的感觉,可不知道为什么到头来还是躲不掉逃不掉,最后还是我栽得彻底......”

气氛有些尴尬,周遭的空气压得人喘不过气。艾斯攥着双拳,也许是紧张,双颊绯红一片。他受不了这样的氛围,转身便想走。

谁知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腕。艾斯的心跳漏了一拍,他瞪大了双眼,见着眼前的男人提起一侧的嘴角,单手扯开领带,将自己往怀里带。

“我没想到你会自己回来,现在打算给我看看后果吗?”

艾斯愣在原地,紧接着嘴唇上熟悉的触感令他的大脑再次当机。

马尔科在吻他。

后脑勺被用力地拖住,整个人被紧紧地圈在怀里。当艾斯回过神时也用力地抱住了马尔科,闭上眼享受着这个吻。

他不得不承认,
他爱马尔科。

在临走时,艾斯回过头给了马尔科一个挑衅的笑。

这只野猫总能在不经意间撩拨自己的心。

“下次我一定不会放了你”
“那就来抓我啊,大叔”

End.

















谢谢阿歧♡
诶嘿超开心

阿歧:

给苏软的人设√
画到这个程度画不下去了啊,就这样吧。
(⑉°з°)-♡
@Su软。
20180821  阿歧有点撑

本来因为被表妹拉着看延禧攻略,荼毒太深。这个智障有毒@ @阿歧

【萨艾】See The Light

#ooc致歉
#绝症少年×盲人少年
#刀片预警

*
1
“路飞,今天好点了吗?”艾斯轻轻推开病房的门,用拐棍敲了敲地面。但是良久都没有听到回应自己的声音,病房里隐隐飘来的花香让他有些不安。

“路飞?”

“你是谁啊?随便闯入别人的房间是很不礼貌的!”语气中透着的不满一点没差地落在艾斯的耳中。

艾斯皱了皱眉,猛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走错了房间立马给人鞠躬道歉。“对不起,我走错房间了,对不起。”

病床上的少年打量了他一番,脚步轻轻地走到他面前,与他凑得很近,“你看不见?”

突然喷在自己脸颊上的热气让艾斯吓了一跳,慌忙向后退了两步,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你要去哪间房啊?”少年不逗他了,站直了身子问他。

“108,我弟弟在那”

“这里是107,你弟弟在隔壁”

“谢谢”

看着艾斯摸索着走出房门,名叫萨波的少年不禁叹了口气。

这世上不幸的人,还真多啊。

2
萨波原本是个偶像,小小年纪就出了道,能唱能跳,包括那张姣好的面庞更是圈粉无数。可是青春年少的追梦少年,在赶行程的路上却搞坏了身体。

一开始只是偶尔的腹痛,他并没有多在意。后来越来越紊乱的作息时间,明明年龄很小却还要喝酒应酬。某个夜里他在手盆里清洗自己呕出来的血时,才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倔强的少年不想让粉丝失望,坚持开完巡演。

到巡演的最后一场时,他已经靠止痛药过活。彩排时,他昏倒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上,被经纪人匆匆送往医院。检查结果出人意料,却又在他的意料之中——胃癌晚期。

医生说要住院,可是他却摆了摆手说算了吧,反正要死了,还不如把最后的巡演唱完。

萨波站在舞台上,握紧了麦克风一字一句和他爱着的粉丝告别。他知道比起媒体曝光自己的病情,还不如自己先退出比较好。

然后,他卸下一身的光环。离开了舞台,换上了病号服,走进了冰冷的医院。

在医院治疗的这段时间,萨波一开始也很配合医生,却也变得颓废暴躁。毕竟曾经那么耀眼的人,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生活,没有时间,甚至连活下去的希望都没有了。

3
“Hi 你好啊”艾斯敲了敲门,确认得到允许后才推门进来了。

“你.....有事?”萨波无聊地坐在床上,看着用导盲杖四处敲打的艾斯。

艾斯摸索了好一会才在椅子上坐下,他循着萨波声音的方向对着他,弯着嘴角说:“抱歉昨天打扰你了”说着把手里的保温桶递了过去。“这是我妈妈做的排骨汤,给你带了一份,很好喝的”

萨波本想拒绝,可看着艾斯没有神采却十分清澈的眼睛还有他嘴角的笑意,他还是不忍心拒绝,犹豫着收下了。

“快趁热喝呀,冷了就不好了”艾斯催促着他。

“我知道了”萨波皱了皱眉有些烦躁的样子,艾斯却看不见。

“对啦,我叫艾斯,你叫什么名字”

“萨波”萨波淡淡地回答,却有些期待艾斯的反应。

“萨波?”艾斯重复了一遍,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我好像在电视中听到过”

萨波差点忘了艾斯是个瞎子,最多听过他的名字,怎么可能见过他的样子。萨波悄悄叹着气,打开了保温桶,骨头还冒着热气确实看起来很香的样子。

“你弟弟叫路飞?他怎么住院了?”萨波吃了两口扭头问艾斯。

提到路飞,艾斯笑了两声。“他调皮,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摔断了腿”

“原来是摔断了腿啊.....”萨波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坏,他怎么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和他一样得癌症啊。

艾斯用鼻子仔细地嗅着前段日子在病房里闻到的花香味。“你这里,是什么花啊,这么香”

“栀子花”萨波回答道,那是他妈妈放在那儿的,为了驱除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栀子花,长什么样啊?”

“你......”自己不会看啊!萨波刚要这样回答,可当看到艾斯的眼睛的时候刹住了车。他转头盯着花瓶里插着的几枝栀子花,仔细地想要形容它。“那是白色的,有很多花瓣,一种花”

艾斯突然有些后悔地问了这个问题,他的情绪开始变得低落,这连萨波也感觉得到。

“你怎么了”萨波看着低着头的艾斯,觉得自己说错了话。

“白色,是什么样的呢?和天空比起来,哪个更好看呢。妈妈和路飞都说过蓝色很漂亮,是天空的颜色,但是到底蓝色是什么样的呢......”艾斯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讲给萨波听。话里的小失落蔓延全身,看得萨波有些慌。

“你还好吧?”萨波轻轻拍了拍艾斯的肩膀。

艾斯像是突然回过了神,又恢复了刚才笑嘻嘻的开朗模样。

“我没事”他站起来把椅子往后移了移,“我先走了,保温桶我明天再来拿”

萨波楞愣地应声,看着艾斯离开的背影,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幸运了些。哪怕他没有多少时间活在这世上了,至少这个世上的美景,他都领略过了。他想做的事,好像都做过了。相比起来,他好像没什么遗憾了。

手里的骨头汤还冒着热气,萨波盯着他,突然微笑了起来。

4
听到敲门声萨波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看到艾斯进来就急急忙忙地拉着他的手让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然后自己坐在床边看着他。

“谢谢”艾斯有些不好意思地抽回手,“我来取保温桶,你给我我就走”

萨波皱眉,扯着艾斯的手就撒起娇来。“你不能陪我聊聊天嘛”虽然艾斯看不见,但他还是努力眨着自己水灵灵的眼睛。

恰好,艾斯对这样的撒娇刚好没辙,扯下萨波的手有些无奈地说:“好吧好吧,你想聊什么”

“我在医院里呆了很久,一直没有陪我说话的人,我很无聊的”

“你爸妈呢?不陪你吗?在医院呆了这么久是得了很严重的病吗?”

萨波勉强地笑了笑,自己抠着手指说道:“是很严重的病,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医院我也不知道。我爸妈工作都很忙,没时间陪我。”萨波不愿过多透露自己的病情,他不希望得到艾斯的同情。再说了,他也不是那么可怜的人。

艾斯很认真地听完萨波的话,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那么以后就让我来陪你吧,刚好我每天都要来看路飞”

“真的吗”萨波不知道心底从哪突然涌出了点愉悦的感觉,但是听见艾斯的话时,他都要从床上跳起来了。

“不如你跟我说说你看到的世界的样子,总有一天我也会看到”

萨波听出了艾斯话里的憧憬,心底里突然开始希望这个少年,能看见就好了。

艾斯坐在病床上,听着萨波说城市里的高楼,小镇里的小桥流水。春季的姹紫嫣红,夏季的烈日沙滩和广阔海洋,秋季的落叶,冬季的飘雪......艾斯努力地在脑中想象这些画面,很努力很努力,可是,不管他怎么想,只有漆黑一片。

他悄悄地叹着气,然后跟萨波告别。

萨波拉住艾斯的手,眼神殷切地看着他:“你明天还回来吗?”

艾斯扬着唇角,握紧了萨波的手。“一定会来。我保证”

5
萨波算着艾斯平常来的时间就开始等他,一会走到门前透着缝隙张望着,一会就不耐烦地绕着病床转圈。可是到了晚上,天都黑下来了,艾斯却还没出现。

萨波心里有些失望,他莫名有些气。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像赌气的孩子又像是被抛弃的孩子。

过了一会,艾斯终于出现在了门口,他急急忙忙地走了进来,解释着。“我来晚了啊抱歉,今天本来就起得晚,结果车还坐过站了。”艾斯喘着气却没有听到萨波的回应,摸索到床上鼓起来的一个大包,掀开被子才发现里面的萨波。他摸着萨波的额头,才感受到丝丝冷汗,刚想叫医生却被萨波拉住了手臂。萨波现在很不好,胃疼得他要死了。

“我没事......你......你抱抱我吧,抱抱我就好了.....”艾斯不知道怎么办,只能顺着萨波的话,抱紧了萨波的腰,萨波将脸埋在艾斯的胸口,好像这样能缓解疼痛。

很困,他想睡觉。

6
早上艾斯先醒,揉着酸痛的手臂想着还得向父母解释夜不归宿的原因。离开之前摸了摸萨波的额头,确认没什么异常之后才走。

艾斯前脚刚走,萨波就醒来了。他看着艾斯的背影,却没有叫住他。

那天中午萨波的妈妈得空来医院看他,带了一些水果和几枝栀子花。很巧,艾斯也是那个时候来的。

萨波的妈妈听说这是萨波新认识的朋友,很热情地给艾斯削了一个苹果。

艾斯道了谢之后就咬了一口,萨波凑了过来:“甜吗?”

“甜,你要尝尝吗?”艾斯将苹果递给萨波,完全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萨波接过来很自然地咬了一口,嚼了嚼也点点头。“的确很甜”

萨波的妈妈看着两个孩子只是笑了笑,却又为他们叹了口气。

都是不幸的孩子。

“妈!你给我和艾斯拍张照怎么样!”

然后艾斯急急忙忙地坐好,问萨波要看哪里。萨波的妈妈拿着相机看着正襟危坐的艾斯和笑嘻嘻的萨波。

“看这边,都要笑啊”

7
萨波刚刚接受了一次检查,医生说癌细胞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这让萨波有些开心,他希望自己能活得久一点,哪怕只有一个月也好,他想陪他多一点。

得知消息的萨母也很开心,买了水果午饭的时候来看萨波。

“今天艾斯没来吗?”萨母削着苹果问萨波。

萨波也有些纳闷,自从路飞出院后,艾斯就很少来了,难道是家人不让?

“我今天看到艾斯在医生办公室,好像在说眼角膜的事。”萨母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萨波,却只看见萨波睁大了眼睛楞愣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天艾斯过来的时候虽然在笑,可是萨波很明显看出来,艾斯心情很不好。

“怎么了,不高兴吗?”艾斯坐在椅子上,萨波坐在床上,两人面对面坐着。

“我去问了医生,医生说最近没有合适的眼角膜。”

萨波盯着艾斯看了好一会:“你很想看见吗?”

艾斯突然抓住萨波的手:“想,想看看这个世界,想看栀子花,还有,你。”

毫不犹豫说出来的心里话,像一块巨石,噗通一声砸进萨波的心里。

萨波牵引着艾斯的手抚上自己的脸,一边说道:“虽然因为生病我瘦了些,但是你摸着,觉得我是什么样的呢”

艾斯细长白嫩的手指抚上萨波的脸庞,指尖一点点细细地拂过他的额头,眉毛,眼睛,耳朵,鼻子,嘴唇,下巴。他突然笑了说:“一定很帅气”

“当然,一定帅气”萨波看着艾斯,莫名湿了眼眶。萨波握着艾斯的手,心怦怦直跳,他一点点凑过去,凑近他,在艾斯毫无察觉的时候,闭上眼睛轻轻覆上了他的唇瓣。

艾斯被吓了一跳悄悄往后缩了缩,“萨波......”

萨波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艾斯笑。他知道艾斯看不见,但是他相信,艾斯明白。

8
“艾斯,我的病快好了,真的。我马上就能离开医院了”萨波语气平和地对艾斯说。

“真的吗?什么时候?”艾斯高兴极了。想去握萨波的手。萨波看着他费劲地伸手去牵自己。“就这几天吧,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医生不是通知你准备做手术了嘛,你好好准备,不用来送我。”

“你瘦了很多,出院要好好补补”艾斯笑着摸着萨波的指节。

“我会的,一定”萨波微笑着,眼神一个不落地全落在艾斯的侧脸上。

这个人,这个叫艾斯的少年,他要把他的样子深深地刻在脑子里,不管去到哪里,都要永远地铭记。

“艾斯,这个给你”当艾斯要走的时候,萨波将那天他们的合照给了他。他特意拜托妈妈印了两张出来。“等你看得见了,就能看到我的样子了”

艾斯刚松开手,萨波就捂着胃部开始呕血。他看着艾斯的背影,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不发出一点声音。

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艾斯。

血渍不小心沾到了另一张照片上,他赶紧用袖子擦去,视作珍宝般放在胸口。

9
一周后,艾斯被推进了手术室。

他想快点看到萨波的样子,然后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那天医生来给他检查的时候,他缠着医生问给他捐眼角膜的是谁,医生说,捐眼角膜的是一位年轻的癌症患者,已经去世了。他生前说过,他的信息要保密。

艾斯虽然觉得有些遗憾却真的非常感谢那个让他重新看到了世界的人。

在他修养期间,艾斯几次想去找萨波都被路飞阻止了。路飞似乎知道他和萨波的事,一直和他说:“那个人已经平安出院了,艾斯你就放心吧”

“没有说别的......就这么走了吗?”艾斯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那他想看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呢?如果没了萨波,他要看这个世界做什么呢?

10
艾斯看得见的第一天,跑了半坐城市寻找萨波,却突然想起来连萨波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他匆忙回家寻找那张照片,可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愣了神。

——“你刚刚有看镜头吗?”
——“当然喽”

骗子,你明明没有。

照片里,那人温柔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侧脸上。

只给我看半张脸,我去哪里找你?
你答应过要陪我一起看世界的。

11
看到这个世界后,艾斯觉得,也没有萨波形容得那么美好,大概是缺了点什么。艾斯在各地寻找栀子花,可因为不在花季,寻找未果。

萨波像是人间蒸发了,从来没有出现过。

今天是1月1日,艾斯的生日。

一大早就有人按响了他家的门铃,艾斯迷迷糊糊去开门,可是门口什么人都没有。他刚要出去看,便感觉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

一盆刚开的栀子花。

艾斯瞬间就清醒了,他追出去看,可是一个人也没有。

栀子花,栀子花......我知道是你,萨波。

“艾斯”路飞站在那儿看了艾斯很久,还是忍不住出声喊住他。“我有东西给你”

艾斯将那盆栀子花搬到阳台,然后路飞给了他知道信封。

那时已经病入膏肓的萨波拜托妈妈找来了路飞,面色苍白,虚弱至极地说着话让路飞拦着康复时的艾斯来找自己,拜托他替自己隐瞒真相。

路飞怎么会轻易相信并答应萨波?

是因为连他这种笨蛋都能看出萨波眼里满含的爱意。

有谁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勇气才做出这样的决定,把自己沉甸甸的爱意埋在心口,然后对自己地爱人不辞而别。

他把眼睛给了自己的爱人,他用自己曾经的积蓄承担了手术的开支。即使自己不能陪在他身边,也要做到答应他的,要陪他一起看世界。

12
当我遇见你,我便是遇见了光。我开始有了希望,我开始感受到幸福的滋味。

我见过时间太多的五彩缤纷,我也想把光送给你,我也想你亲眼看看,我对你的情意。

你懂的,虽然我没有机会说出口。

——“我爱你,艾斯。”

昨天看了个沙雕视频,今晚试毒
队友别关门就行👌

【马艾】自由。4

囚禁梗。
ooc致歉。
海军中将马尔科。

*
艾斯在尝试说服自己他不会去爱马尔科。

他不知道自己被关在这个密室多久了,这里的空气让他感到窒息,周遭的黑暗让他逐渐产生恐惧。伸出手,却什么的看不见。他也尝试过向门的方向走去,但只要走到离门还差五六米的位置脚下的海楼石便会起到效果。他不能再向前走了,他好像忘记自己是被锁链铐着的。

艾斯刚开始很烦躁,每天都会用双拳敲击身后的墙壁。到了后来,他不会再这么做了。他明白了这些都是徒劳,而唯一能逃出去的办法就是趁马尔科不注意的时候掏出他口袋中的钥匙。他尝试过很多反抗的方式,但马尔科总有办法令他按着自己的话去做,比如绝食。

马尔科对他说过很多次“我爱你”,给他喂饭的时候说过,抱他的时候说过,做爱的时候也说过。艾斯只觉得他是个疯子,这是他几周前的想法。他认为马尔科只是把他当成泄欲的工具,用来解压的玩具,消遣时间的娱乐用品。如果腻了就会毫不留情地扔掉。

但他貌似想错了。

马尔科总会在他绝食抗议的时候耐着性子给他喂下去,在他烦躁不安的时候将他拥入怀中轻拍着他的背,语气温和得像春天里的微风。做爱的时候马尔科会变着法子折磨他,不顾他的惊呼进入更深的地方。但每次事后都会不厌其烦地帮他清洗,然后帮他换上干净的衣服,再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晚安。”

他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在这个时候都不敢看马尔科的眼睛,深邃的双眸仿佛能看穿他的全部心思。

比如他爱马尔科,只是他不承认罢了。

也许是因为他们的身份,海军和海贼。本来就是天敌,所以他们不能像普通的情侣那样牵着手观看日落。

马尔科最近很不好,头上的金发没时间打理,一根根发丝很顽强地翘了起来,服装也不像之前那样整理得一丝不苟,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更显得慵懒。

他很忙,以至于每天能和艾斯相处的时间都变得比平时少了很多。

又是夜。

马尔科又来到了密室,像平时一样蹲下身去抱住了艾斯的腰。腰本来就是他的敏感部位,身体变得僵硬,他本能地想要挣开马尔科,却没想到腰上的那双手收得更紧。

“艾斯,我好累。”

借着昏暗的灯光,艾斯才能勉勉强强地看清他的脸。下巴上乱糟糟的胡渣可以看出已经好久没打理了,看来他真的累了。

良久,马尔科温热的鼻息拍打着艾斯的胸膛,他已经睡着了。也许是非常疲累的关系,他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这是艾斯第一次看到马尔科的睡颜,本来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有些情不自禁地回抱着马尔科。

他必须承认,他已经爱上马尔科了。

当艾斯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身上的海楼石锁链不见了。马尔科站在门前,轻轻打开了密室的门。

“你走吧。”

去追逐你的自由。